舆情聚焦 | 新冠病毒可能一举击中了西方社会的治理“死穴” | 博约科技-九游会ag官方网站

近几日,随着国内疫情向好形势越来越明显,舆论场内曾在医生李文亮去世之际达到高潮的隐忍和愤怒情绪慢慢消散。三月阳春的来临,慢慢带来了好消息。它证明人心和舆情变化息息相关,但也受大自然季节转换的征候调节。多种因素综合作用,国内舆论场的重大危机洪峰已安然渡过。网络舆情中的内忧已经显著转换为“外患”。

舆情聚焦 | 新冠病毒可能一举击中了西方社会的治理“死穴”


近几日,随着国内疫情向好形势越来越明显,舆论场内曾在医生李文亮去世之际达到高潮的隐忍和愤怒情绪慢慢消散。三月阳春的来临,慢慢带来了好消息。它证明人心和舆情变化息息相关,但也受大自然季节转换的征候调节。多种因素综合作用,国内舆论场的重大危机洪峰已安然渡过。网络舆情中的内忧已经显著转换为“外患”。




关于西方世界的病毒消息多了起来。病毒向全球扩散已成既定事实,228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宣布将疫情级别由“高”上调至“非常高”。这是who风险评估的最高级。




除了我们的近邻日韩之外,最受关注的就是美国的疫情发展。因为在中国抗疫最艰苦的时刻,美国的媒体和政要不仅没有伸出援手,反倒比较起了两国的制度优劣,他们断言这场病毒袭击将重创中国,没想到如今后院已经起火。但人们看到,在美国cdc专家警告这场病毒将给美国带来重大威胁的时候,特朗普总统在公开场合依然轻描淡写地安抚民心。阴谋论在全球都有巨大的市场。美国和日本一样,如果没有国家cdc统一授权,就得不到检测,也不能对外发布病例,即使已经严重发烧和咳嗽。人们猜测,一场由特朗普设计的隐瞒病毒感染真相的惊天阴谋正在上演,可能直接影响到这位大总统的连任大业。




欧洲已经成了重灾区。自223日以来,意大利北部地区已有超过50000人被限制在伦巴第大区的11个城镇和威尼托大区的1个城镇范围内。当局采取了史上最严厉的防御措施,但是显然为时已晚。法国一直就没有重视这种病毒,在22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前往收治法国本土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医院探望,他与一线医护人员一一握手,但交流全程无人佩戴口罩。最早的新加坡,在病毒刚刚有所波及的时候已经宣布放弃防控,国家将只对严重的患者施以救助。








人们开始注意到,这些国家都是传统意义上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他们的做法和中国严厉防疫的做法,堪称大相径庭。如果只有少数国家这么“佛系”,尚能找到理由,但是整个资本主义阵营都是如此做法,那就需要从制度的层面来剖析背后的根源了。




我们以美国来探讨这个问题。其实美国面对病毒疫情如此淡定,是因为已经拥有了“底线思维”。2009年的h1n1病毒大泛滥,已经预演了一遍抗疫失败的场景。深受病毒威胁的美国,新总统奥巴马执政刚满百日,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但是效果依然寥寥。由于疫情失控,世卫宣布放弃监测,多数国家已停止疫情通报。美国国内共有6080万例感染,12469例死亡;全球多达284500人死亡,影响了214个国家。虽然事实如此严重,美国基本社会稳定,政府也没受到问责。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我们研究的现象。




我们在观察美国决策机制的时候,经济和选情是两个基本视角。只要经济形势好,选民对于总统就不会有太大不满。但是如果决策影响了经济,那就会遭到选民、媒体和反对党的挞伐,远比疫情失控要严重。奥巴马当年面临的难题是,如果大张旗鼓抗疫,会被批评滥用公共资金,低迷经济雪上加霜;如果轻描淡写,一旦后果严重,那反对派又不会放过。当年美联社分析认为,奥巴马在保护公共健康和经济健康之间采取了平衡措施,没有犯大的错误。指望他们如中国这样为了疫情而甘愿冒万亿规模经济损失的风险,那是不可能的。




如今特朗普除了这两难,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那就是大选在即,确保经济是重中之重,一旦决策失误影响经济面,那后果是严重的。有了h1n1疫情保底,又为了确保选情,这是理解特朗普政府做法的第一个视角。其实在其它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和选情同样是至关重要的问题。面对疫情和选情,他们毫无疑问会选择后者,完全可以说,选情决定疫情。




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利润和经济发展高于一切,而这种经济平稳需要确保所有生产要素的高度自由流动。自由流动经济就不会发生大的波折。在资本主义社会,股市是真正的经济发展晴雨表,不像我们这里,股市不过就是彩票走势表。一旦总统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必然会导致严重的恐慌心理蔓延,严重影响经济要素的流动,导致小企业大面积破产,无数人失去饭碗,经济势头直接倒栽葱,股市也必然崩溃。所有经济指标大幅度滑坡。这个后果是绝对比疫情更严重。




西方社会脆弱的医疗体系,也经不起病人集体住院的冲击。那会直接使得系统崩溃。中国这样大规模不计成本地收治病人,并宣布一定程度的免费治疗,在西方社会简直不敢想象。正如欧洲一位专家建议:大可不必因为防控病毒而冒险伤害经济!




另一个视角,就是西方社会的公民和政府之间的契约关系。这种契约关系决定了政府无权限制公民人身自由。难以想象美国会宣布对某市进行“封城”,除非发生战争宣布进入宵禁状态,否则高度重视人身自由的西方公民不可能接受这种行政权力对于自由的限制,这种权力僭越了自由主义思想下的政府行为界限,是一种违约行为。所以我们可以理解,为何在病毒威胁之下,美国超市依然人流汹涌,韩国的宗教团体照常聚会,法国的尼斯狂欢节如期举行。日本安倍首相希望全国中小学停课,却遭到了很多地方的拒绝。




与中国无限制责任政府不同的是,西方政府是有限责任政府。做了规定的动作,如果还没办法,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而在西方传统的公民社会里,个人主义的要义之一,就是个体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自己做事自己当。正如一位带着三名孩子前来尼斯旅游的荷兰母亲更是夸张,“我们只活一次,总之病毒会无孔不入,无法进行预防”。而中国家长式的社会治理影响下,国民多多少少都有点巨婴性格,要求自由的时候踢开政府,遭遇困难的时候,却又寻求政府的羽翼庇护。




这里还涉及到意识形态领域的对抗。西方社会长期以来对于“威权社会”充满警惕。他们认为,像中国这样中央政府一声令下,经济停摆、社会冰封,回到小国寡民状态,正是威权体制的表现。事实上,中国以举国体制抗疫的步调一致的表现,已经吓到了一贯以有色眼镜观察中国的西方人士,他们认为这是一次典型的战争动员,是一次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威慑力演习。如果西方政府也实行这样的管制行为,起码媒体人士就会忧心忡忡地写道:病毒……完全击溃了西方社会秩序,我们正在变成曾经讨厌的那样,这威胁到了我们视若生命的价值观!西方社会的政治正确的意识形态压力,会确保他们谨慎地避开中国式做法。




可以说,在金融危机引发了一轮中西制度孰优孰劣的激烈争论之后,此次新冠病毒大爆发的威胁,又引发了新一轮中西制度的激烈碰撞。中国在这场病毒抗疫中,以举国体制和集体主义精神赢得了抗疫的初步胜利,世卫组织认为是为全球抗疫树立了典范,也让西方观察人士从隔岸观火到惊掉下巴。他们没办法对于中国的行动报以沉默,不会表扬,但也提不出批评,转而会对西方的制度进行一定的反思。




毕竟,这场在和平年代爆发的严重的病毒疫情,其对于社会秩序的威胁程度,只有战争才能相提并论了。如果真的是战争状态,比如在“911”爆发后,他们可以赋予总统以临时的空前的权力,但是如今,病毒引发的疫情,无限接近战争却又达不到战争状态,瞬间让他们的制度无所适从。




尤其重要的是,此次疫情的爆发,使得世界各国,无分南北,国无大小,都感受到了命运的唇亡齿寒、休戚相关。中国倡导构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首次从某种隐喻,变成直接现实。




可以说,此次新冠病毒,一举击中了西方社会社会管理的盲区和死穴。两种制度的激烈争论,远未结束。




本文作者:燕志华 博士


文章来源:公众号“网络舆情和危机公关”


文章转载已得到作者授权



相关新闻

联系ag九游会j9登录入口旧版

0551-65322613

在线咨询:
产品咨询:

邮件:zxl@boryou.com      zcb@boryou.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45-17:45,节假日休息

qr coce
网站地图